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 > 北京太阳城:变了味的“养老地产”内容

北京太阳城:变了味的“养老地产”

2019-05-19 13:36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33项养老服务承诺多数落空,社区养老功能何时恢复?

北京太阳城:变了味的“养老地产”

  1月18日,在北京太阳城国际养老公寓大门前的广场上,一位老人坐在代步车上晒太阳。记者 张小洁 摄

北京太阳城:变了味的“养老地产”

  1月18日,北京太阳城医院大门紧锁。记者 张小洁 摄

  “我们这儿是六十岁的照顾七十岁的,七十岁的照顾八九十的。”61岁的周老师九年前带着自己的父母,从市区迁居位于京北名镇小汤山镇的一处养老社区。

  自北京长安街的繁华地段东单一路向北30公里,毗邻北六环,是周老师和她的父母目前居住的北京太阳城国际老年公寓(以下简称北京太阳城)。在这个被视为国内养老地产先行者的庞大社区中,社区医院、银行、老年人活动中心等养老配套设施,两三年前相继停业,只留下一座座空屋。

  适老的房屋功能和配套设施、购房合同上赫然写明的33项养老服务承诺,这些吸引老人们当年下定决心置房安老的养老功能骤然衰退,让身居其中的千余老人陷入养老困境。

  医院停摆 千余老人看病成难

  北京太阳城里,业主多是年过花甲的老人。社区医院停摆两年多,已然成为这些老人们的心头重负,记者在采访中遇到的每位老人,几乎都绕不开“看病难”的话题。

  “医院关门,取药就很不方便。”68岁的张祖平说,“像我这样会开车的还可以到远处的医院,我有个老领导也住在这个小区,八十多岁了,看病很困难,有时候我开车带他去一下。”

  张祖平所说的医院,是2016年年底突然歇业的北京太阳城医院。《经济参考报》记者几天前来到该医院,大门紧锁,空无一人。透过玻璃幕墙,记者看到,注明各种药物和医疗器械名称的纸箱堆砌在曾经的收费处和药房窗口前,铺出十余米。

  作为北京太阳城的核心养老配套设施之一,医保定点医院太阳城医院,是很多老人最初选择在这一养老社区安家的重要考量因素。一位业主向记者提供了购房合同和物业合同原件,合同明确列举了九大类33项“60岁以上业主可享受的免费特约服务”,其中第六类“医疗服务”具体约定了太阳城医院为社区老人免费体检、上门抢救、健康咨询等内容。几位老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前几年太阳城医院“办得挺好”,和知名三甲医院合作,有医生天天过来坐诊。

  据业委会介绍,不同于一般社区,北京太阳城的1500多个业主中,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比高达80%以上。在这里,六十多岁的老人被视为年富力强的“第二代”。59岁的李铭浚向记者逐户描述了他所在的单元里,12家住户的年龄状况——他是最年轻的一个,有五户老人都在八十岁以上。张祖平说,他们单元的情况也差不多。

  医疗服务在养老社区中是核心需求,医院停摆在社区引起巨大震动。

  没有医院,老人去哪儿看病?多位受访老人称,物业公司每周安排一次班车接送老人去北京王府中西医结合医院(以下简称王府医院),居委会每周两次替部分老人取药,但这远不能满足他们的基本就医需求。王府医院位于北京太阳城正南六公里,是距北京太阳城最近的一家医院。

  北京太阳城房地产开发公司在给记者的回应中提到,在租住式养老公寓内设立了医务室,有医生坐诊。据了解,除了出售的房产,北京太阳城还有一部分公寓采用出租模式。“医务室不接待我们。”周老师说。

  债务缠身 医院重启遥遥无期

  歇业后的太阳城医院债务缠身,陷入十余起与药品和医疗器械供应商的经济纠纷。公开信息显示,这些纠纷的累计债务金额超过400万元。时至今日,太阳城医院已经“无财产可供执行”,医院重启遥遥无期。

  太阳城医院因何关门停摆?北京太阳城房地产开发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2014年年初,太阳城医院前院长因个人原因离职后,医院缺乏具有医疗背景的职业经理人。当年3月,太阳城医院与某医院达成合作,委托其运营管理。2016年12月底,实际经营方擅自将太阳城医院停业,并将一系列债务抛给太阳城医院背负。

  记者根据法院公开信息粗略统计发现,自2017年至今,太阳城医院卷入多起经济纠纷,包括货款、违约金等在内的被法院判定的须支付的金额累计超过400万元,涉及北京康众伟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嘉事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十余家药品和医疗器械供应商。

推荐阅读: